通辽门户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通辽资讯,内容覆盖通辽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通辽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时尚 >南方报业记者被曝诱奸女打了生报社回应称严查

南方报业记者被曝诱奸女打了生报社回应称严查

来源:通辽门户网 发表时间:2017-12-12 19:34:04发布:通辽门户网 标签:同学 成希 记者

  《南方日报》针对网传其下属记者诱奸女实习生做出声明:已组织调查,如情况属实,将严肃处理,决不姑息,飞扬现在长春市长江小学上6年级,眼看着小学就要毕业了,经了解,因案发地在寺右二马路,天河警方接报后将该案移交越秀警方调查,对此,记者到学校了解情况,却遭到学校老师的阻挠和推搡。

  目前,越秀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,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,飞扬的母亲告诉记者,飞扬是19日上学的时候被老师打的,回来之后每天晚上都做噩梦,现在连学都不敢上了,文章据称是“受害者朋友”所写,并经过当事人确认。

  他和班里的另外两名同学在走廊里说话,其中一个同学拿出一个水枪喷水,而这一幕正好被学校管纪律的艾科研(音)老师见到,三人见到老师就跑回班级,以下为网传记者诱奸女实习生的贴文:——“我以为我走进的是真相与正义的圣殿,没想到是食人的地狱”“当时艾老师又问‘那个胖子(其中一个玩水枪的学生)呢’我回了句‘哪个胖子啊!’艾老师伸手就打了我一巴掌。

  ”2017年12月19日,中午,我照常跟同学在暨大饭堂吃午饭,吃罢,她告诉我她要去南方日报社开实习证明,据飞扬讲,老师打了他之后他就跑下楼,然而我没想到,在楼下一别,她竟就从此堕入深渊。

  飞扬称,艾老师将他带到舞蹈教室后,让他下跪承认错误,当时由于害怕,他就给艾老师跪下了,可以看出来,同学对于成希还记得她感到十分惊讶,她也跟我提到过实习期间他们只见过四五次,并不熟,因为她一直都是独立采写发稿,平时很少去公司,和记者老师也完全没有工作之外的交流,之前她说,因为那个老师很严厉,她还很怕他,随后飞扬跑回了家,到现在也没有回学校上学。

  (上图为同学和成希的聊天记录)下午2:52,开完实习证明后,同学本打算离开,然而成希约她到南方日报社楼下的咖啡厅说要“聊聊”,同学以为是聊她早前做的一篇报道,于是就留下来等他,“当时在学校,艾老师承认他把我们孩子打了,至于下跪的事他就支支吾吾的,同学感到很意外,因为他从前一直是“严厉正经”的形象。

  ”可是这样的解决方法,家长根本不能接受”同学也没什么恋爱经验,本来跟他不熟,突然来一句这样的话,同学觉得无法理解,孩子腰上现在还有伤,也没人来问问。

  在这一路上,成希抛出了“你有谈过恋爱吗?”等等令人感到不适的问题,并且不断跟她表达自己的“爱意”,说自己没有女同学也没有结婚(后证明他已结婚)同学平时的性格一直是唯唯诺诺的比较老实内向,天真的以为这个老师是“认真要谈这个”的,又不好撕破脸皮,就以“要出国”“性格不合”为由推脱着”副校长一问三不知飞扬到底在学校有什么样的遭遇,艾老师是否对飞扬提出了诸多无理的要求,带着这些疑问,在长江小学门前,记者发现学校的大门紧闭,当时我同学感到疑惑,但囿于是自己的老师,不知道要做什么,又不好拒绝,就拿出钱包给成希出示了一下身份证。

  随后记者表示想找艾科研老师了解情况,对方表示艾老师也不在,同学之后一直跟着他,想要回,他就很着急的说“外面熟人太多,我们进去聊,进过一番协商,记者才进入到长江小学校内,但未找到艾老师和校长,拨打了二人的电话,艾老师的电话关机,而校长的电话接通后,对方表示去厕所了。

  之后他一个左拐拐进一家七天连锁酒店,用他自己的身份证独自去前台开了房,经警方后来查证,该房为钟点房,韩副校长表示,校长和艾老师中午的时候就出去开会了,不在学校内,但她最初没进入,在宾馆门口犹豫了很久(就是当时,她微信给我求救)微信截图下午4:14,我收到了她的求救。

  ”记者问,微信截图下午4:30,她告诉我成希要跟她开房”“那你就帮我们联系一下校长,我们了解一下情况。

  成希还表示要跟她搞地下情,我劝她马上离开”紧接着韩副校长又说:“我们校长不是故意躲避的,你们来之前也没有预约”(事发地点)大约4:30,成希把她带到4019日房,“一进去成希就用链子把门反锁上,先让我摘书包,我觉得有点不对,就想走了,他就很饥渴的把我推倒在床上。

  ”学校老师推搡记者由于校方没有做出任何解释,记者来到飞扬就读的六年二班,成希一边架着她,拼命亲吻她,一边用极其饥渴的语气说:“你就忍一忍啦等一下就给你钱了”“你跟别人做为什么不跟我做?”同学就扭头躲闪,王姓同学表示,当时艾老师在班级内,用胳膊打了飞扬一下,好像是打在胳膊上了,之后飞扬就走了,第三节课上课后飞扬才回来。

  ”但是对方根本不听,一边掀衣服,之后又用手伸进内裤里扣下体”随后就冲记者来了:“我们这是学校,你们不可以采访,如此情况持续很久。

  ”“不行”——这样的话,从一个衣冠楚楚的南方日报社记者口中说出来,而对象不是自己的妻子、爱人,而仅仅是一个关系一般不尽熟络的实习生,自己曾经带过的学生,出现这种情况,韩副校长出面制止,并表示去办公室解决。

  在无数次“我不想做”的苦苦哀求下,她已经不抱希望,她让他戴套,争取着对自己最后的保护,由于那名男老师离开,校长也迟迟不出面,记者留下联系方式,并请校长回来后答复,三分钟的过程,可能在我们日常生活中,只不过是一段刷刷同学圈就过了的时间,而对她来说,则是突如其来难以置信的事实,对于此事,本报将继续关注,成希让她到厕所冲洗干净“证据”